专访TestBird CEO李伟:APP功能测试空间非常大 未来众包测试是主趋势

2016/12/20 | 来源:天府软件园

2013年初,在华为工作了14个年头,华为前GSM研发总裁李伟离职创业,在成都天府软件园成立了TestBird,就此拉开全球手游自动化测试的序幕。


从最初2名员工、50部测试手机、2间小办公室开始踏上艰辛的创业之路,如今走过3年,TestBird已测试超过2万款手游,占据国内手游测试市场百分之七十的份额;TestBird在全国推行手游自动化测试,把该领域从空白市场做到行业普及。



李伟选择在中国手游井喷式发展的时候入行,开创一项全新的移动应用测试业务。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既是这个行业的开拓者,也是一名见证者。


“如今我们面对的APP测试市场,跟当年的手游测试市场非常像,都处于待开发的阶段。”李伟在2015年就宣布TestBird全面向APP功能测试领域拓展,在他看来,APP正在成为国内很多企业新的业务重心和收入来源,未来企业在APP上的投入只会越来越大,特别是银行、证券业以及大型国有企业对APP自动化测试的需求非常大。


起步

2013年,中国手游“红海”中的空白区


9月13日,成都天府软件园C区,TestBird的测试机房内,数百部不同型号的智能手机正在对一款即将上线的新手游进行兼容性测试。不需要人工操作,这些手机会按照预先设定好的脚本,自动运行游戏,并对中途出现的闪退、黑屏、卡机等问题进行自动记录,以帮助开发商提高游戏的流畅度。TestBird CEO李伟说,“这是一项在当下国内手游中很普及的测试业务,手游上线前基本都会做这项测试,国内做过这项测试的手游,超过两万款。”



而在3年前,测试对于中国的手游企业还是个很陌生的概念。


2013年,在华为工作了14年,李伟离职创业成立TestBird,推出手游自动化测试服务。彼时正值中国的手游“元年”,各类手游呈现井喷态势。据统计显示,2013年上半年中国移动游戏市场达到50.13亿元规模,增长率达66.1%,创历史新高,到当年底,国内的手游企业已达到近2万家。


可在李伟看来,一片红火的手游市场里,手游自动化测试基本还属于“盲区”。“那时的测试都是人工操作,要花费很长时间,还需要购买大量机型,一般的企业根本是有心无力,往往都是让员工自己拿十几二十部手机,人工‘跑’一遍了事。”李伟回忆,因为业内对手游测试的普遍不重视,TestBird推出自动化测试业务前半年,一共只接到十几家客户,每次业务推广都相当于一次启蒙宣传,“我们带着企业深入到测试现场,观摩真实的自动化测试场面,一步一步把兼容性测试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宣导出来,让大家认识到手游测试是产品上线前必不可少的一环。”培养市场这件事一直做到2014年下半年,效应凸显,手游领域对测试的需求如排山倒海般朝我们扑来。


壮大

3年发展,手游自动化测试已成行业刚需


如今,TestBird在国内手游测试市场的份额占到百分之七十,合作的游戏公司达到1万多家,测试过的手游已有2万多款。其背后,正是国内手游测试行业的快速成熟,3年的时间里,手游测试已经从市场空白区变成了行业刚需。


越来越多的手游企业认识到测试的意义所在。李伟说,“国内手游竞争激烈,玩家的忠诚度比较低,一款游戏如果运行不流畅老出问题,玩家很快就会把注意力转向其他游戏。”根据TestBird统计,一款手游因为早期兼容性等问题导致的用户流失率高达30%,这对游戏公司意味着几十万甚至几百万的损失。提前做测试,其实就是帮助手游公司减少用户流失,降低损失。



手游测试内容方面,如今也日趋完善。以TestBird为例,一款手游在上线前可以在这里做的测试业务不下四五种,涵盖兼容性测试、功能测试、压力测试、BUG探索等等。另一方面,国内一些手游发行公司已经对开发商提出硬性要求:新手游必须要做过兼容性测试达到80分、甚至90分以上,才能获准发行。这意味着,开发商要想让手游顺利上线,就必须先通过测试。此外,一些渠道商也会在游戏评级中,将兼容性测试分数作为重要参考,测试数据在某种程度上扮演了行业标准的角色,在李伟看来,“以前国内对于新推出的手游,没有一个硬性的质量门槛,现在测试数据则能够相对客观的体现游戏的质量。”


拓展

新“蛋糕”出现,APP功能测试亟待发展 


2015年6月,TestBird一直专注在手游测试领域,宣布向APP功能测试领域拓展。这一转型,也体现出这个已占据百分之七十市场的手游自动化测试企业,在移动应用测试领域有更大的抱负。


对TestBird来说,手游自动化测试是一个小而精的切入点,让李伟和他的团队得以快速在移动应用测试这个领域扎根生长。APP功能自动化测试,显然是一块越来越大的蛋糕。近年在各行各业大力发展新媒体的浪潮下,国内诞生了数以百万计的APP应用,功能自动化测试需求与日俱增。李伟认为,APP正在成为国内很多企业新的业务重心和收入来源,未来企业在APP上的投入只会越来越大,特别是银行、证券业以及大型国有企业对APP自动化测试的需求非常大。转型后,李伟笑言:“感觉就像从一间小屋子突然走进了广阔的天地”。



对比已经较为成熟的手游自动化测试市场,国内的APP在功能自动化测试这块仍处在空白区,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发出了自己的APP,质量却参差不齐,大部分公司并不具备较强测试的能力,“现在的情况,跟3年前的手游自动化测试市场非常像,我们要做的事也一样。”李伟说。


与手游测试不同,APP测试主要集中在功能方面,因为涉及的领域五花八门,所以每款APP可能都会有些特殊的测试要求。比如有的可能要求测试地图导航功能,有的则要求测试不同信号环境下的运行状况。为了满足这些个性化需求,今年4月,TestBird推出了自动化测试云手机平台,“客户公司的测试人员可以自己登录这个平台,借助上面的工具自主做测试。”李伟说,如今这个平台已经吸引了几百家APP企业用户,未来的规模还会进一步扩大。


展望

智能硬件测试正兴起,众包测试是未来方向


近两年,智能硬件产品也开始成为测试领域的新用户。李伟说,TestBird已经向数百家智能硬件企业提供了测试服务,涉及运动手环、健康检查仪器、VR设备等等,目前主要在基础功能、稳定性和兼容性测试阶段。随着国内智能硬件产品的逐渐成熟,李伟称:“使用体验测试将是下一阶段,预计到明年下半年,就会有产品开展这方面的测试。”


除了测试用户群体的不断扩大,在李伟看来,“众包测试”将是今后的主要趋势,“未来人们可以自己去平台上发布测试任务,测试人员就在平台上自由接单。就跟‘滴滴打车’一样。目前国外已经有公司做的比较成熟,国内还在起步阶段。”李伟认为,未来的移动应用测试将是一个开放的、双向选择的市场,分工也会更加规范、细化。而与国外需要测试人员具备编程能力不同,李伟认为国内的众包测试平台可以适当降低门槛,让更多的不懂编程的人也能借助自动化工具操作测试,以进一步降低人力成本,提高生产效率。


事实上,TestBird的众包平台构想已经初具雏形。其今年4月推出的自动化测试云手机平台上,首次采用了图形化操作界面;此外从去年6月开始,TestBird逐步在全国组织起4万多测试人员,让他们在全国各地接单,按要求完成测试任务。在李伟看来,目前国内的测试人员虽然多,群体却比较混杂,没有清晰的体系;下一步TestBird将根据工作经验和质量,对这些测试人员分级、归类。就好比我们想做‘滴滴打车’,现在要先把司机培养起来。李伟说,“这些准备工作,都正是考虑到未来的众包测试平台,要成为一个让普通人也能登录操作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