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象互动:成为“独角兽”,非一日之功
2018/1/26 | 来源:成都高新

一说“天象互动”,不论是游戏玩家还是业内人士,第一个跳出脑海的印象可能就是《花千骨》了。自2015年推出的现象级手游《花千骨》在行业引发IP热潮之后,这三年,天府软件园知名创业企业成都天象互动数字娱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象互动”)似乎沉寂了不少。对于这份外界解读的所谓“沉寂”,天象互动副总裁蒙琨回应:“在报端媒介发出的声音可能不算多,但做的事情其实很多。”

天象互动副总裁蒙琨


近日,蒙琨“报盘”了公司目前的最新动态:国内,落子北京、上海、广州、天津;国外,先后在韩国、乌克兰、爱尔兰等国家设立工作室或全资子公司,目前已初步完成了全球布局。


聆听“沉默”,必有“回声”。此次,天象互动就发出了“回声”——跻身于成都市31家“潜在独角兽”名单。与其“潜在独角兽”地位相对应的数字是:天象互动成立3年有余,目前估值36亿元;2017年预计实现6亿元的流水。“到2020年,公司估值过百亿元。”蒙琨道出两年后的这一目标,天象互动将成为真正“独角兽”。


观察:两年布局全球 构成集群式效应


“独角兽”的概念,于2013年被美国投资人Aileen Lee提出。简单来说,是对创业公司发展区间或实力的一种分类。尽管独角兽企业这一定义还较为新鲜,但这些“独角兽”在很短时间内出现爆发式成长、递增式回报,甚至建立行业新的经济秩序,令人们无法忽视它们所发出的光芒。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天象互动同样想当将军,成为“独角兽”。如何从一家“潜在独角兽”迅速“进化”为真正“独角兽”?知已知彼,百战不殆。“从行业来看,独角兽企业主要出自高科技领域,特别是在互联网领域尤为活跃。”蒙琨分享了他的观察,时势造英雄,新经济的迅猛发展造就了一大批来自于互联网领域的独角兽企业。


蒙琨谈到了自己眼中独角兽企业的特征。从独角兽企业所属行业来看,新生了许多以前无法想像的经济形态。比如:移动打车的“滴滴”、共享单车的“摩拜”、社交购物APP“拼多多”等。纵观这些独角兽企业,均可谓是行业里的“庞然大物”,在市场上广泛布局。


在他看来,这些独角兽企业身上都有着一个共同特点,“多点位、多区间的链接,构成集群式的网络效应。就像是多个支点,支撑起一个庞然大物。”


基于对独角兽企业的观察以及手游行业未来风向的捕捉,天象互动做出了“变革”。变革,也是蒙琨给天象互动2016年、2017年总结的关键词,“通过过去两年的工作,天象互动初步完成了自身的全球布局。”


天象互动全球布局的“足迹”显示:去年2月,天象互动在爱丁堡成立工作室,成为首家登陆苏格兰游戏市场的中国游戏企业;6月,天象互动与美国The H Collective电影公司达成合作,深度开发好莱坞电影IP,随后在韩国和乌克兰成立分公司。从国内走向全球,天象互动完成了一次“从无到有”的变革。


瞄准: 多元素集合 打造全球产业链


采访中,天象互动提供了一组数据显示其净利润连年增长:刚成立的2014年9900万元,2015年2.2亿元,2016年3亿元。2017年,天象互动预计实现6亿元的流水。6亿元的流水目标从何而来?蒙琨介绍,这一数字来源于全球布局的回馈。据介绍,目前,天象互动面向海外的第一款产品《战舰帝国》即将上线,首月流水预计超过2000万元。


“在天象互动的全球布局中,多元素集合,给予用户更多体验,是贯穿于所有布局动作里的核心。”蒙琨告诉记者,多元素集合,既是地域上的多元素,也是内容上的多元素。从短线来看,这是吸引用户和流水的关键所在;从长线看,产品上多元素的集合,地理上多元素的互动互连,二者相互呼应,形成全球化产业链条,凭此可激活企业自身的“独角兽”成长值。


在全球布局的一系列动作背后,天象互动的“胃口”越来越趋向“独角兽”的风格——多元化。在全球布局的工作室、分公司里,所涉及业务不再仅局限于游戏研发,而是囊括原创动漫、小说、影视、游戏、电竞产业等内容上的多元素集合。将其位于东南亚和欧美市场的布局点位相连便可以发现,在产业链上,已经串连起了从游戏研发到运营、发行等环节的一条产业链条,“下一步,天象互动计划要形成一个全球化的产业链条。”蒙琨说。


“每个分公司,都身兼研发、发行任务。”蒙琨介绍,特别是在国外的子公司,将负责整合所在国在游戏IP、美术设计等方面的优势资源,其在韩国的子公司还代理受中国手游玩家喜爱的韩国手游产品。


从产品内容的多元化来看,通过和环球影业、梦工厂、东京电视台、派拉蒙影业等海外知名公司建立起长期深入的合作,天象互动目前已经储备了许多全球化的知名IP授权。


去年12月,天象互动与暴风集团宣布达成战略合作。未来双方将共同开展游戏运营,经营PC+手游+TV+VR平台游戏;可共建游戏基金,发掘优秀IP和工作室。


发力: 投入近10亿元 计划两年后大丰收


三年前,凭借手游《花千骨》,天象互动创下了最高流水破2亿元的业界传奇。从《花千骨》到现在内容上的多元素叠加,蒙琨将之定义为“自IP手游起家,但不仅止于此”。


谈及天象互动一路走来的企业发展路线图,蒙琨形容为“是一个轮回”,而这个“轮回”其实也折射出了我国游戏产业的曲线发展。


“ 

“算起来,我们是手游起家,但手游只是游戏产业里的一个细分领域。而在成立之初,我们对公司的定位是集游戏研发、运营、发行于一体。不过那时,国内游戏市场最火的是手游市场,因此我们第一次成功就是凭借IP手游《花千骨》。”蒙琨谈到,国内游戏市场在经历了手游、IP大行其道之后,各个细分领域开始有了越来越多的成功案例。与此同时,各个细分领域之间的互动越来越紧密,呈现一种共生圈状态。“于是,游戏产业被纳入到泛娱乐产业,这一产业里面包括有创意内容、电子竞技、移动游戏等领域。”


春江水暖鸭先知。游戏产业从顶层设计上被纳入到泛娱乐产业,身在其中,天象互动早已嗅到风向的变化,对公司的定位扩张为集自主研发、代理发行、投资孵化、泛娱乐文化产业为一体的移动游戏开发商与运营商。


“以前说天象互动,可以说‘做游戏的’。现在,我们已经不仅仅是‘做游戏的’了。天象互动除了做细分市场的产品研发,同时还做投资与孵化。”蒙琨介绍,2016年底,天象互动与腾讯科技、成都高新区签订了“腾讯西部创新中心”战略合作协议,联合打造腾讯西部创新中心。


采访中,蒙琨粗略报了一笔账,“2016年、2017年这两年,天象互动在全球布局、泛娱乐产业战略合作上面投入将近10亿元人民币。”这笔近10亿元的投入,天象互动计划在两年后 “大丰收”,“我们的目标是,到2020年,天象互动估值破100亿元。”


蒙琨谈“独角兽”


“ 

多个支点撑起庞然大物


●从行业来看,“独角兽”企业主要出自高科技领域,特别是在互联网领域尤为活跃。时势造英雄,新经济造就了一大批来自于互联网领域的独角兽企业。


●“独角兽”企业身上都有着一个共同特点,多点位、多区间的链接,构成集群式的网络效应。就像是多个支点,支撑起一个庞然大物。


●产品上多元素的集合,地理上多元素的互动互连,二者相互呼应,形成全球化产业链条,凭此可激活企业自身的“独角兽”成长值。



成为“独角兽”,非一日之功

近几年里,“独角兽”横空出世,“刷”地一下,在人们眼前爆发出一个接一个酷炫的火焰——以人们完全想像不到的形态。放在4年前,谁能想到,一辆“自行车”里竟然能孕育出全球“独角兽”?!与其用新形态、新业态等专业术语去看待“独角兽”,我更愿意用简单直白的“新玩法”去理解“独角兽”为何出现。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独角兽”也不是一天“长”成的。在采访中,和蒙琨谈起“独角兽”的“前世今生”,我们观点一致:“独角兽”是基于过去10余年互联网技术进步、互联网经济发展、互联网思维辈出、新经济崛起而逐步养成的。


时势造英雄。机遇就在眼前,难的是,如何提前获悉它的临界点,抓住机遇,放大它的效应。成功,从来都不存在统一固定的模式,它更不会像“仙女棒”那样,轻轻一点,就原地“点化”出一个“独角兽”企业来。


但“仙女棒”其实是有的,而且,就掌握在企业自身手里——勇于尝试,创造更多机遇,再抓住机遇,收获更多。“被抓住的每一个机遇里,都会至少引发两个新的机遇。”——美国《连线》杂志主编凯文·凯利这样说过。